出水莲

枝上跃春光

关于长篇tk小说

目前在QQ群里更文 喜欢看文的朋友可以去里面耍耍

群号681914781

欢迎来玩鸭

vol 6

陈灼把车停进隆腾饭店的停车场,熄火之后又在车里待了一会,确保自己没被跟爨踪才从车里出来。车场紧爨靠湖湾,带着水汽的凉风钻进他的衣领。

从朱永航那里得到了有关绑爨架者的消息后,陈灼加紧了对唐悦的追寻。那个称为“梦核”的就姑且当做是一个奇怪的组爨织吧,姓常的和那个欧阳什么的投靠了他们,当务之急便是找到那些家伙的所在地。为此陈灼用尽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手段,从威爨逼利诱到胁迫收爨买,上到官爨员商人,下至流氓地爨痞,他也明白按照这种探查方式,那个所谓的梦核肯定会有所察觉。他必须谨慎行爨事,也必须加快效率。

好在他收获颇丰。梦核早在几年爨前就进驻香爨港了,与陈灼想的不一样,他们并没有涉足医...

vol 5

一阵急促的警报声把常凯薇从睡梦中惊醒,刺耳的尖鸣按着两短一长的节律响动,这表明她负责的项目出现了问题。清梦惨遭搅扰让她有些生气,常凯薇急匆匆地从床爨上爬起来,四下摸索着她的实验服,越想越是生气,欧阳子涵居然只给她这么一间又小又暗的临时居所。想到要穿越那条两边都是挠脚实验室的走廊,她又穿上了两只棉袜子,然后一脚蹬进那双新百伦跑鞋。

一口喝完桌上的半杯凉咖啡,常凯薇夺门而出,十分钟后她进到了关爨押唐悦的实验室。

惊慌失措的研究员们呆立在实验室里,实验室中爨央那名被禁爨锢在刑椅上的女子正以常凯薇前所未见的力度疯狂挣扎。按理说,在连续几天的长期高强度受痒刺爨激下她早就应该体力透支,意...

vol 4

登上时代周爨刊封面、被福布斯评为香爨港首富以及荣获中爨华慈善奖,这几日接踵而至的好消息让朱永航的声望和他集爨团的股价像是永航集爨团新建的大厦一样日益高升,直到他听闻某个他不想见到的人乘着永航航空的飞机降落在永航机场还入住了他的酒店。唯一的烦心事,还是很棘手的那种。

现在,事情变得更棘手了。当朱永航在数名酒店员工的陪同下进入了那间总统套房,那个他不想见到的人正做着让他瞠目结舌的事。豪华大床爨上的女人被捆缚成一种十分羞耻的姿爨势,她正被那个该死的家伙一边搔爨痒一边亲爨吻着,她完全被当成是玩物了。那女人早被挠痒和深爨吻挑爨弄的意乱情迷、七荤八素,性爨感妩媚的身躯看似抗拒实则迎合,唇爨...

劫数难逃

唐悦刚刚恢复知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不太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只记得她正要把钥匙插爨进新车的锁里,那辆她父亲才给她买的香槟色宝马,突然有人从后面搂住了她。那个人用手帕捂住她的鼻子和嘴,她立刻被一股极具刺爨激性的气味所压倒——然后,一切都变黑了。

当唐悦的神爨智逐渐清爨醒,她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耳朵里传来一种响亮、单调的嗡嗡声。有东西罩在她的耳朵上,唐悦推断那是某种耳爨机。这声响并不震耳,但却是一种无休无止的噪音,不允许唐悦听到其他的声音。唐悦困惑地迅速眨了眨眼,意识到她其实什么也看不见。根本看不见。她试图伸出手去摘掉耳朵上的东西以平息喧闹声,但当她意识到自己无法抬起手臂时,她的困惑加剧了。唐...

Vol 1.


年轻的秘爨书小爨姐的确是在笑着,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感到愉悦。


她的双手被一副拇指铐固定在背后,两个身着风衣的高大男子捉住她的脚踝,将她拎在了空中。两只高跟鞋被胡乱扔在议事大厅的角落里,脚上精致的肉爨色丝爨袜也被扒下并塞爨入她口爨中,一双秀美裸足就这么无助的暴爨露爨出来,而那两个男子正一刻不停地挠着她的小脚心。几分钟前,娇爨小的女秘爨书还会在被侵犯脚丫时透过嘴里的丝爨袜发出羞愤的叫喊并像条出爨水的鱼儿一样大幅度摆爨动着身爨体试图挣扎,但很快她就只能发出被丝爨袜堵住的高爨亢笑声,所做的挣扎也渐渐变成了痉爨挛抽爨搐。那两人依旧紧爨握她纤美的足踝,搔爨痒她滑爨嫩的脚底。...


Vol 3.


总统套房位于永航酒店的三十层,站在这里可以看到远处带着永航商标的飞机从永航集爨团旗下的机场起飞和降落。“妈爨的,又吵又晃眼。”陈灼一把合上了落地窗的帘子,虽然可以透过窗子把大半个新界尽收眼底,但他压根儿就是个憎恶大城市的人,而香爨港恰好就是城市中的城市。一眼望去,那些欲与摩天大楼试比高的山岭全被一排排私宅、商店割裂得支离破碎。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想站在比别人更高的地方。


按理说站在高处的确是一种成功的象征,而且站得更高也可以看到更好的风景,但他却只被那些拥堵街道、杂乱巷口和染光雾霾所吸引。豪华酒店的客房固然是宽敞舒适、亮丽光鲜,而这下面陋巷的肮爨脏旅馆里会有瘾君子和娼爨...

Vol 2.


常凯薇相当喜欢V型椅这种束缚工具,它可以按照施刑人的喜好把被缚者摆爨布成各式各样的姿态。椅子的主体用于固定躯干,四条可移动搭板用于禁爨锢手脚,各种旋钮还能随爨心爨所爨欲

地把被缚者的肢爨体调整成任意角度。就像现在,椅子上近乎全爨裸的无助女子被爨拘束成了“土”字状,手臂和腿脚都被爨迫大开着,头颅无力垂下,乌黑秀发凌爨乱飘散。她的胸膛剧烈起伏,身上仅存的查体罩衣根本遮掩着不住那丰爨满的胸爨部。女子身旁站着几名穿着实验服的工作人员,他们手中都拿着羽毛、刷子之类的工具。


“唐小爨姐,说说你的受痒感爨悟就那么难吗?”常凯薇打了个哈欠“明明答应好的,每天搔爨痒你五小时然后你要认...

© 烧饼Liszt | Powered by LOFTER